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第49章 第 49 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个人吵了一会儿, 忽然没人吭声了,大概是心里的不高兴在拌嘴里都消了,能冷冷静静的了。

卫澧觉得他好歹是个男人, 先开口也不丢人, 就是赵羲姮今天总笑话他大舌头,这令他羞恼。

“我没有想要那些人, 我如果想养小老婆,用得着要赵明瑾送来的人?我叫他们来,就想看看你那愚蠢的堂哥还能出什么愚蠢的主意,然后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让我把他们杀掉。”而且他谁也不喜欢, 他又不是畜生,见一个女人就要发情。

卫澧不喜欢唧唧歪歪的把事情讲不清楚, 不讲清楚赵羲姮憋着一股火, 他自己也不舒服。

赵羲姮细想想也是能想明白的,她抓着卫澧的衣襟, 稍稍将他推开点儿,那种自己所有物眼睁睁要被别人污染的憋屈感才算散了。卫澧真的要是有小老婆了, 她就不会天天跟他吵架生气了, 生气也是一种感情,都不是自己的独占的东西了,动感情划不来划不来。

甭管卫澧现在怎么畜生,但他干干净净的,虽然熊一点儿, 至少身体不让她膈应, 平常抱抱亲亲也挺舒服的。

赵羲姮也不喜欢把今天的问题带到明天, 有问题就问,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卫澧, “……”但凡她前几个月有一次想踏出这个院子,就不会产生这种疑惑了。

他拍拍赵羲姮的头,扯扯嘴角,“不是今天,是从你搬进来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你出去。”

赵羲姮恍若大悟,原来卫澧一直在囚禁她?她都没发现。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卫澧,“……”告诉你了还有什么意思?

他设想的是把赵羲姮关起折磨,等她想要逃出去的时候,他就捏着她的下巴恐吓她,告诉她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但现在事情发现的方向实在不对劲儿。

卫澧总有种预感,他现在不说,这句话可能以后都没机会说了。

他拍拍赵羲姮的脸蛋,“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踏出这个院子一步了,你敢走出去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刚从院子外面回来。”赵羲姮动了动腿,卫澧现在要打断她的腿吗?

“下次你再敢出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卫澧薄唇抿起,阴恻恻的威胁她。

他嗓子不好,说话不好听,说什么都带着一种阴森恐吓的劲儿,赵羲姮听了好几个月,现在已经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影响了。

卫澧是个纸老虎,他每次就吓唬吓唬人,下次她就当着她的面儿从院子里出去,气死他!

还想囚禁她,门儿都没有。

赵羲姮问完了,卫澧抿抿唇,虽然有问题会显得他很蠢很丢脸,但他还是开口了,“那个小白脸……”

“人家有名字。”赵羲姮打断他。

卫澧深吸一口气,“那个谢青郁,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不记得了,从记事开始就认得了。我阿耶喜欢他。”赵羲姮想了想。

从小认识,那就是贵族子弟,青梅竹马,关键赵羲姮的父亲也很喜欢,故交,当真故交,十几年的故交。而卫澧,赵羲姮才知道世上有他这么个人不到半年。

卫澧手臂收紧,将赵羲姮箍紧了。

他感觉有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要从心口那地方涌出来,酸疼酸疼的,要他命一样;又像是蚂蚁撕咬,他恨不得剖开胸膛,把心挖出来。

“那他和你真的只是故人吗?”谢青郁能那样正大光明的喊她的乳名,卫澧没喊过,只在心里喊过,或者不自觉顺口的时候。

卫澧从来不承认,他其实是怕赵羲姮嘲讽他,看不起他,和别人那样。他心里隐隐有个怯弱的念头被压的很死:他不愿意袒露出一点点的对赵羲姮的喜欢。

赵羲姮刚要张口,卫澧道,“你不说实话我就把谢青郁丢进查干湖淹死。”

“我要说了你就放过他。”赵羲姮真怕她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卫澧真把人打**。

“嗯。”卫澧闷闷点头。

他其实不想听赵羲姮亲口跟他说,她同谢青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是我阿耶给我定的未婚夫。”赵羲姮说完,赶忙紧紧扣住卫澧的腰,怕他弹起来去砍谢青郁。

“但是,但是后来我要和亲,这事儿就算了。”

卫澧的身体有一瞬间僵硬,他没等到一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是等到了更为亲密的一层关系,他沉默了一会儿,“你要是不和亲,是不是现在已经嫁给他了?”

“没,我阿耶舍不得我早嫁,说让我十八再嫁。”赵羲姮后面的没敢说。

她在宫里过得不好,巴不得早早嫁人离赵明心他们远点儿,要不是因为和亲,谢青郁人真的不错。喜不喜欢不重要。

“那你……”卫澧忽然觉得他问赵羲姮喜不喜欢谢青郁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

他想起谢青郁被人从外面带入书房时候的样子,阳光洒在谢青郁身上,穿着白衣,十分俊俏,唯一能挑出谢青郁皮囊上的毛病,就是唇不够红。卫澧穿白衣,是很不伦不类的。

谢青郁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他当时下意识将腿从桌上放下。

谢青郁是赵羲姮父亲给她选的未婚夫,她父亲那样疼爱她,怎么会选一个赵羲姮不喜欢的人做未婚夫?

她一定是喜欢的吧。

谢青郁看赵羲姮的眼神,骗不了人,干干净净纯纯粹粹的喜欢、爱慕、心疼。

三个人里,卫澧是强行插入的第三者,他这么一想,就觉得很耻辱,像是脸被扇了一巴掌。

他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赵羲姮与谢青郁是不互相喜欢的。

“你怎么不问了?”赵羲姮拍拍他的后背。

“赵羲姮,你现在是我媳妇儿你知道吗?”卫澧像是要把她勒进血肉里。

赵羲姮歪头想了想,忽然笑出来,然后轻轻贴在他耳边问,“卫澧,你是不是喜欢我,吃醋了?”

“瞎说,赵羲姮你一天天自作多情,真以为谁都喜欢你?你是我媳妇你记住了!”卫澧拔高声音,他在心里反复说过很多遍,他不喜欢赵羲姮,他真的很讨厌赵羲姮。

即便下意识忽略自己的很多行为与这种想法截然相反,但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喜欢赵羲姮的。

卫澧的自卑强烈到极致形成了一种脆弱的自尊心,他接受不了来自任何人的嘲笑,尤其不愿意在赵羲姮面前放下这种近乎遮羞似的自尊。

或者说是不允许自己降低身段,损失颜面。在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面前,要他承认自己先喜欢上了她,相当于把他最后遮羞的壳给掀开了,露出里面软绵绵的肉,任由那个人揉搓。

“哦。”赵羲姮鼓鼓腮帮子,卫澧这就是男人的占有欲和自尊心作祟?

“赵羲姮。”卫澧又喊她,他忍住了很强烈的羞耻。

“干嘛。”好烦啊,他又叫自己做什么?

“你是谁的?”

赵羲姮对着上空翻个白眼,“你大舌头就别说话了。”

小夫妻之间用来的挺暧昧的一句话,卫澧现在含糊不清的说出来,她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你说话。”卫澧掐她的腰。

“你的你的你的行不行?”赵羲姮腰间痒痒肉被他捏着,她连忙求饶。

“赵羲姮。”

“……”又干嘛?

“你那个前未婚夫不是什么好人,你知道他带人来做什么的吗?”卫澧想,他诋毁赵羲姮喜欢的人,她应该会很生气。

但谢青郁就不是什么好人。

“干什么的?不是给你送美人儿的吗?”赵羲姮话里好像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他是赵明瑾派来用那些人换你回去的。”

赵羲姮这下子没法坐住了,赵明瑾换她回去?

回去干什么?她不相信是单纯让她回去。

“就那些人?没别的了?”

“没了。”

赵羲姮还有点儿生气,合着她一个小公主,换她回去连点儿钱都不掏。

她一把抱住卫澧的腰,黏黏腻腻道,“我不回去,人家要和主公在一起。”

回去准没好事儿。

卫澧被她喊得脊梁骨一酥,他又将人抱紧了点儿,“赵羲姮。”

这次卫澧喊她,她没有不耐,而是高高兴兴应了一声。

“我有钱。”他说。

“我知道。”

“你可以随便买。”

“好!”

“平州的地盘也很大。”

“嗯。”

“我还有很多兵马。”

“昂。”

“赵明瑾没有这么多,谢青郁也没有。”

“是。”

“嗯嗯嗯,你最棒了。”赵羲姮勾住他的脖子。

她有用得着人家的时候,亲热甜蜜的不得了。

“上次,我给你的两把库房钥匙,是两百箱黄金。”卫澧嘴角微微翘起,又补充,他真的很有钱。

所以别走。

两百箱黄金,赵羲姮瞥了一眼远处炕头的抽屉,真好。

卫澧动了动,叮当一声,身上落下个东西。

赵羲姮眯起眼睛一看,有些眼熟,是一把小小的黄铜钥匙,钥匙尾巴上刻字了。

卫澧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面色一僵,他舔了舔下唇,将钥匙拿起来,放进赵羲姮手里,然后一笑,“这是不是你找的钥匙?真巧。”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更多内容,请使用手机扫码二维码继续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