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小厨娘 106、第 106 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且说?安少夫人?被?安永元一路扛上?了马车, 他臂力惊人?,在军中也 就封朔能与之一战,安少夫人?哪里挣脱得了。

多日的委屈和心酸一股脑爆发出来, 安少夫人?在他肩头哽咽得不能自已。

等上?了马车,安少夫人?头一句话便是:“将?军既不信我?, 也不愿再看?到我?,今日还来这一遭作甚?不若让我?死在这湖里, 还安家门楣一个干净!”

安永元一手按着她, 是一个完全不允她挣扎的姿势,下颌线绷得死紧, 似在强忍着怒气, 沉声吩咐车夫:“回府。”

两位主子还在斗气,安少夫人?的丫鬟也不敢到里边去, 就跟车夫一道坐在了马车外边。

马车在一片泥泞的官道上?走远。

安少夫人?还想挣扎, 安永元轻易 就将?人?钳制住,他脸上?那道疤看?着本? 就凶悍,眼底隐隐有血丝浮现,更叫人?不敢与之直视,他说?:“莫闹。”

安少夫人?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 眼泪簌簌直掉:“将?军以为我?是在做戏么?您不想看?到我?, 连祖母生辰都不愿回来。我?这辈子, 出生没得选, 成为戏子没得选,被?人?买走也没得选,将?军若是当?初没有救我?,任我?一刀结果了自已,这辈子也 就一了百了。”

“将?军于我?有恩, 我?这辈子都念着将?军的好。您若只是厌弃了我?,我?自知身份低贱,万不敢怨将?军,可我?当?真没做过对不起将?军的事。您骂我?不知足也好,不知羞也罢,我?是真的想跟将?军好好过下去,我?唯一跟陆家有过往来的只有那封信,我?想跟陆家彻底划清界限啊……”

安少夫人?说?着这些掏心子的话,她一刻也不敢停,生怕安永元厌恶听?这些,不等她说?完 就走人?,“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知道谁对我?好,我?也会贪心,想一辈子跟着将?军,相夫教子……”

想起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安少夫人?下意识摸了摸平摊的腹部,眼泪流得更凶,

“我?知道今日是我?胡闹了,可将?军您也只有今日才会回来,过了今日,我?便是想见

?你一面都难。一开始我?只是想用这个法?子见?您一面,跟您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可站在雁湖边上?的时候,我? 就想,直接跳下去好了,我?嫁给将?军后,享的清福已经够多了,该知足的。待我?去后,将?军另娶佳妇,日子必然也过得和和美美……唔……”

安少夫人?话还没说?完, 就被?人?用力捂住了嘴,安永元手劲儿大,捂得安少夫人?口鼻生疼。

他眼中的血丝比起先前更多了些,一眼看?去只觉他双目猩红,恍若一头恶兽。

安少夫人?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像刀子般在他凌迟着他的心。

安永元说?:“我?若早知道你是陆家的人?,你从山贼窝里出来要自缢,我?绝不会拦你。”

安少夫人?听?他这般说?,双肩颤动着,哭得无声,眼底已全然黯淡了下去,只剩一片死灰般的绝望。

——他终究是不肯原谅她,也不信她,觉得当?初遇上?山贼,也是为了跟他有交集而故意安排的。

安少夫人?心口痛得有些麻木了,安永元替她一点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他指腹粗粝,还有皲裂的大口子,硌得她面颊有些疼,但她一句话没说?,只是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般一直往下掉。

她迄今还记得,她被?他从山贼手中救下,险些受辱要寻短见?时,他拦下她,怕她再轻生,故意说?:“安某貌丑,求妻不易,姑娘若不介意,可嫁安某为妻。”

如今看?来,这一切错误的源头,便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安少夫人?哭得太久,双眼红肿得厉害,勉强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苦笑:“是妾身对不住您。”

安永元抱她抱得很紧,脸上?那道疤因为肌肉绷紧而显得有些狰狞:“可这世间没有早知道,芸娘,你现在是我?安永元的妻。”

安少夫人?眼睛已经干涩得流不出泪来了,听?见?那句“是我?安永元的妻”,却还是哽咽出声。

安永元拂去她眼角的泪珠:“从前是我?不对,但往后的日子还长,芸娘,我?们好好过。”

***

姜言意一行人?担心出什?么意外,赶着马车去追安家的车,到了一处路口,却瞧见?了安少夫人?

的丫鬟。

丫鬟在路边被?冻得直跺脚,看?到她们的马车,瞬间笑逐颜开:“楚姑娘,可等到你们了!”

姜言意闻声撩开车帘问她:“你怎一人?在此处?你家少夫人?呢?”

丫鬟虽被?冻得瑟瑟发抖,可脸上?的笑 就没收起来:“将?军接夫人?回府去了,特?地让我?在这里等您,说?今日多谢您,改日再登门拜访。”

楚淑宝和楚嘉宝原本?也有些担心,听?见?丫鬟的话,瞬间从车帘子底下挤出脑袋来,问那丫鬟:“你家少夫人?跟你家将?军和好了?”

丫鬟乐得直咧嘴,用力点了点头。

楚淑宝赶紧双手合十念叨:“真是菩萨保佑,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姜言意得到这个答案也松了一口气,她对那丫鬟道:“你上?车来,我?们载你回城。”

丫鬟忙说?不用,“多谢楚姑娘好意,我?去前边路口拦个牛车回去 就成。”

楚淑宝道:“这冰天雪地的,到雁湖这边来的人?少,你拦牛车还不知要等多久呢,上?来吧,反正也 就顺路的事。”

丫鬟连连道谢,这才上?了马车。

*

如意楼开张第一天,虽有几场意外,但好在结果都不错,生意也红火得很。

从前姜言意只知道花钱如流水,接下来几天的好生意还是头一遭让她体会到什?么叫“赚钱如流水”。一楼的大堂专门用来办酒席, 就没空出来的时候,随着酒楼名气越来越大,接待寻常客人?的二楼桌椅都不够用了。

姜言意又定了一批桌椅,把?闲置的三楼也辟出一块地方,用于生意好时临时待客。

安少夫人?在西州没什?么闺中密友,因为上?次姜言意帮她的事,她同姜言意亲近,得闲 就来如意楼找姜言意。

姜言意从她口中得知,安永元趁着安夫人?养病,把?府上?家仆里里外外都整顿了一通,给她提拔了不少心腹,现在整个安家的下人?都看?清了主子的态度,没人?再敢轻慢安少夫人?。

只是安夫人?时不时又故意刁难儿媳,甚至大冷天的非要安少夫人?用冷水给她洗褥子。

安少夫人?性子软是软,但也有她自已的小聪明,她洗完褥子当?天 就大病一场

安永元回家见?发妻卧病不起,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不仅以安少夫人?曾落水受寒、伤了身体要调养为由,不让安少夫人?再去安夫人?跟前伺候,连晨昏定省的请安都免了,倒是把?安夫人?气得够呛。

楚淑宝姐妹听?着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偶尔也会感慨一两句,说?安永元看?着凶神恶煞,却是个会疼人?的,只盼着将?来挑夫郎也能挑到这样的。

转眼 就是腊八,俗话说?“过了腊八 就是年?”,街头巷尾卖年?货的多了起来。

西州府衙放出风声,从腊八节开始,一直到年?后元宵节,每天都会在城南施三大桶粥。

姜言意之前想的法?子奏了效,有了一个赞扬封朔的人?, 就有第二个,从南边逃难过来的人?,把?南边的惨烈一说?,再对比西州城穷苦百姓还能领官府的粥喝,普通人?也能安安心心过个好年?,对封朔的赞扬声很快 就在民间掀起轩然大波。

只不过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逃荒的百姓,哪怕西州城严进严出,城内百姓还是日渐增多。

西州粮草本? 就艰难,全靠着从渝州走水路运过来。樊威和信阳王起了内讧,现在南边牵制不了朝廷太多兵马,朝廷开始集中火力攻打渝州和渝州下游的粮道。

西州城内还没有任何征兆,但姜言意明显感觉到战事在一步步逼紧。

封朔每天都和幕僚们商议到深夜,姜言意记不清自已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如意楼的生意步上?正轨,面坊的生意也超乎了姜言意的想象。

方便面在关外的商队中卖得极好,邴绍甚至提议姜言意得扩建面坊,只不过被?姜言意否决了。

楚昌平给姜言意透了风声,不久后官府会严格管控粮食的进出,入城的粮食只能卖给城内百姓,不能再外销。

现在西州的僵局在于,西州是靠封朔的另外两块封地禹州和衡州供起来的,粮草是西州的一大命脉,银子也是。

战事耗得越久,银子的花销 就越多。

以三大州府同整个大宣朝的国?库耗,肯定耗不过,所以封朔反了之后,才一直盘踞西州,没直接同朝廷硬拼。

信阳王和樊威不要名声,没钱没粮了打到哪儿抢

到哪儿,封朔却不能。

姜言意冥思苦想了好几天,还是没能想出个尽快赚大钱的法?子。

郭大婶见?她愁得厉害,宽慰她:“打仗的事自有王爷身边的幕僚们出主意,东家别愁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姜言意叹了口气:“面坊的生意不能往外边做,接不了大单子,也赚不了几个钱。婶子,您说?西州做什?么生意能赚出个金山银山来?”

郭大婶好笑道:“这地方种?庄稼庄稼不好,养牛羊,牛羊入冬也缺草,您要想赚金山银山,除非有人?肯买这地里的泥巴。”

这话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姜言意一改之前的颓态,拿起桌上?一个上?釉漂亮的瓷碗,喜不自禁:“对啊,西州有瓷窑,粮食生意不能往外边做,瓷器可以!”

往南边不好卖,也可以买到关外的小国?,用这些小国?形成一条经济链,钱粮都能通过贸易从这些小国?换取,西州便可脱离禹州和衡州独自支撑,朝廷对渝州和渝州下方的粮道钳制 就不起作用了。

姜言意当?天 就去找了封朔,把?自已的想法?告诉他。

封朔桌前堆着高高一摞公文,他近日显然是没好好歇息过,眉宇间能看?到明显的疲态。

“法?子不错,但时间来不及。”封朔背靠太师椅,难得露出几分闲散,熟门熟路拉过姜言意,把?人?抱到了自已膝上?。

书房的门没有掩好,姜言意频频抬头往外看?:“你别不正经,我?是来跟你说?正事的。”

封朔把?头埋在她肩颈处,用鼻尖轻轻蹭了蹭她白嫩的脖子:“ 就抱一会儿,怎么不正经了?”

他鼻子凉凉的,姜言意脖颈处的肌肤又敏感,当?即瑟缩了一下,手抓紧了他的衣襟:“你别。”

封朔看?她这反应,眼神瞬间暗了下去,手不自觉掐紧了她腰肢,哑着嗓音道:“出息。”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一本很好看的科举美食文《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by将月去,喜欢的宝宝们可以去看看,入股不亏!

文案:

顾筱穿成了科举文男主沈羲和早逝的童养媳。

按照原书剧情,她会偷男主赶考银子出走,却被当场捉住赶出家门,还不幸跌落山崖

死无全尸。

而沈羲和日后会金榜题名,加官进爵,光耀门楣,还娶了心地善良的女主。

顾筱穿到偷钱现场,门外的人正等着抓她。

顾筱忍痛往钱袋里放了两文钱,嘴里念念有词,“我一定给相公攒够束脩!”

————————

借口给沈羲和攒束脩,顾筱已经偷偷存了不少钱, 就等哪天卷包袱离开。

可沈家人的态度慢慢全变了。

偏心婆母:“我拿小小当亲女儿看。”

两个嫂子:“娶了小小,沈家祖坟冒青烟。”

就连沈羲和,私下也会给顾筱塞钱,“你自已买吃的。”

小剧场:

沈羲和十分不喜这个童养媳, 就连中午送饭都不想她来,于是他和周氏说,让侄子来送。

可是每日加餐,温馨叮嘱,早已习惯。

直到某一天,送饭的人真成了侄子。

沈羲和看了半天,不可置信道:“怎么是你?只有你一个人?你小婶呢?”

——————

顾筱每日都要给沈羲和送饭。

从尚阳村到广宁县十几里路,要不是能顺路去卖东西,她早 就不想去了。

后来,婆母跟她说,不用送饭了,你想什么时候去县城 就什么时候去,中午日头大,咱不受那个罪。

顾筱二话不说 就答应了。

感谢在2021-01-12 23:59:56~2021-01-13 23:5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p-p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锦汐、习惯性牙疼、山崩海啸、暴躁kungi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齐四野 29瓶;百看不厌 20瓶;85号无感选手、帅一木南、阿姝 10瓶;超级大墙头、红豆奶味的居居吖 5瓶;啊哩啊哩 3瓶;是00喇、白白做夢去、一朵小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更多内容,请使用手机扫码二维码继续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