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包浅韵无比后悔的时候,叶凡正被一群莺莺燕燕围攻。

  金智媛她们打着叶凡这些日子冷落她们的旗号,一杯一杯间不停歇灌着叶凡。

  而且红酒、竹叶青、冰镇啤酒轮流来,似乎一定要把叶凡灌醉才行。

  宋红颜无奈笑着替叶凡挡酒,结果也被灌了一大瓶红酒。

  喝完酒之后,她们还给叶凡蒙上眼睛遮住鼻孔,让叶凡从十几只手中选出宋红颜。

  她们要看看叶凡对宋红颜的感情深不深,对她身体熟悉不熟悉。

  叶凡一个个摸过去,来回三遍,始终无法在同样滑嫩的肌肤中找出宋红颜。

  在倒计时中,叶凡只好勉强拉住一只手说是宋红颜。

  结果一打开眼罩,却发现是掩嘴失笑的金智媛。

  而宋红颜根本就不在人群中。

  众女对认错人的叶凡哈哈大笑,接着又惩罚了叶凡一大杯德国黑麦。

  宋红颜还说叶凡是故意装作认不出来揩油,狠狠在叶凡腰间掐了一把。

  叶凡眼看这样玩下去不是办法,马上用冷水清醒清醒头脑。

  然后他告知众女过于忙碌,新陈代谢过快,不及时治疗,容易衰老。

  霍紫烟和汪清舞她们一听顿时慌了,放下灌醉叶凡和宋红颜洞房的计划,纷纷围着叶凡询问怎么办?

  金智媛更是让叶凡赶紧再配制一款效果比羞花药膏更好的美容药方来。

  叶凡说不用那么麻烦,他给众女针灸一番,调整身体机能,就能放缓她们衰老。

  很快,第三层甲板多了十几张躺椅,金智媛她们一个个躺在上面,让叶凡赶紧给自己针灸。

  搬来药箱的叶凡还没动手就差点把银针洒落在地。

  十几张躺椅并排,十几双大长腿排成一条线,一眼望去,让叶凡心脏都快跳出来。

  他只能又拿来一瓶伏特加喝两口压压惊。

  一个小时后,叶凡落下全部银针,金智媛她们舒服地感受着针灸暖流。

  随后,她们就闭着眼睛,吹着海风,带着几分醉意小睡一会。

  “整个世界清静了。”

  叶凡给她们盖上白色毛巾,随后自己找了一个角落沙发坐下。

  他徐徐呼出一口长气,捏了几颗花生米丢入嘴里。

  这时,又是一双笔直长腿噔噔噔来到叶凡面前。

  接着一碗三鲜汤面放在叶凡手里。

  叶凡微微一愣,抬头一看,发现是齐轻眉。

  还有漏网之鱼。

  叶凡正要说话,齐轻眉在对面坐了下来,翘着腿悠悠开口:

  “今晚别想着把我也摆平了。”

  “这一份针灸,你先欠着,等你哪天回了宝城再还我。”

  她还手指一点汤面:“你忙活这么久,又喝了那么多酒,该饿了,趁热吃吧。”

  她刚才身上沾染了不少酒,回舱室换了一身衣服,再出来,就见金智媛她们全部躺下了。

  齐轻眉也就趁机珍惜这个难得相处时间聊点事情。

  叶凡笑着搅拌起面条,还不忘记打趣一声:

  “看来齐总又成长了不少。”

  “不仅有着做叶堂夫人的远大理想,还有了市井小民的细心体贴。”

  他低头喝入一口清汤:“要知道,放在以前,你是不屑关心人的。”

  “可惜你没兴趣做叶堂少主,而且还成了宋总的男人。”

  齐轻眉脸色没有半点改变:“让我少主夫人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不然我可以更好更体贴地关心关心你。”

  她目光玩味看着叶凡:“甚至我会拼了性命让你上位。”

  叶凡抬起头迎接女人目光:“你不是还有叶禁城可以选择吗?”

  “叶禁城这半年改变很多,不仅收敛了戾气,藏起了野心,还四处交际壮大班底。”

  齐轻眉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眸子清冷盯着叶凡缓缓开口:

  “如今的他,比起大寿之前更加出色,也更加兵强马壮了。”

  “就连老七王,对他也从警惕多了几分赞许。”

  “他从你的光芒之下走出来了,还绽放了自己的色彩。”

  “他对我也从昔日仇恨变得友好,不仅经常让宾客捧场会所,还替会所解决好几个麻烦。”

  “老实说,他比以前成熟多了,几乎达到我以前对他的要求。”

  “只是我齐轻眉从不吃回头草,也不走回头路。”

  齐轻眉言语很是痛快:“我跟他缘分尽了,那就是尽了。”

  “不走回头路,不吃回头草,我又没上进心。”

  叶凡夹起一筷子面条放入嘴里:“这意味着你永远做不成叶堂少主夫人了。”

  齐轻眉语气淡漠:“确实做不成了。”

  叶凡反问一声:“遗憾吗?”

  “有点惆怅,但说不上遗憾。”

  齐轻眉手指摩擦着冰冷的酒杯:

  “惆怅是,叶堂少主夫人是我从小的梦想。”

  “执着了十几年的东西,现在分崩离析,连一点念想都没有,难免凄然。”

  “不遗憾,是因为我本就一个死人,靠你活了下来,还有了金媛会所。”

  她补充一句:“我该满足了。”

  “有这心态就好。”

  叶凡提醒一声:“而且你该把目光宽一点,世界这么大,何必拘泥少主夫人?”

  “你完全可以有更大的理想,更大的成就。”

  “比如宝城第一女首富,比如商界影响经济的女孙道义,比如世界权力金字塔尖的铁娘子。”

  “这些身份,不比一个叶堂少主夫人要好?”

  “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将来我必会给你更大的平台。”

  对于这个蕴含力量的强势女人,叶凡多少还是要画个大饼的。

  “那我就提前谢谢老板了。”

  齐轻眉笑了笑:“不过我可以不做少主夫人,但你做不做少主,却不是你能选择的。”

  “你不在乎,不在意,叶禁城他们未必会这么想。”

  “你的身份,你的能耐和你的人脉,注定你可以随时黄袍加身。”

  “叶禁城怎会容你在卧榻之侧酣睡?”

  “等着吧,叶堂的将来必会腥风血雨,不是你被迫上位,就是叶禁城干掉你上位。”

  齐轻眉意味深长提醒着叶凡:“不管你逃不逃避,你跟叶禁城必会一战。”

  “没那么夸张。”

  叶凡低头搅拌着面条:“你看,我爹上位,大伯二伯四叔他们不也没手足相残?”

  “那是老太君强势,老七王压着,加上叶门主刚柔并济,才让兄弟矛盾没爆出来。”

  齐轻眉反问一声:“再说了,你又怎么知道,你大伯他们没有暗中捅叶门主刀子?”

  “叶家最近怎样了?”

  叶凡沉默了一会,没有再探讨叶禁城一事,他不想回宝城,也是不想陷入这些事情。

  随后,他神情犹豫着问出:“叶老太君他们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如果不好的话,叶门主夫妇又哪有闲情来这里度假?”

  齐轻眉抿入一口红酒,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二伯的外戚前不久出了大事。”

  叶凡下意识问道:“什么大事?”

  “林氏家主的亲孙子林无涯在拉斯维加赌场,失手杀了一个红盾联盟中一个大鳄的女儿。”

  齐轻眉把事情的经过缓缓告知叶凡:“红盾大鳄下了灭全家的江湖格杀令。”

  “林无涯的几十名跟随还没走出拉斯维加就被杀掉了八成。”

  “几个林家据点也被毫不留情清洗。”

  “如非林无涯身边有几个用毒高手苦苦支撑,估计他已经被对方一枪爆头横尸街头。”

  “饶是如此,他们也只能躲在下水道苦苦等待支援和谈判。”

  “林氏家主跟红盾联盟再三沟通,愿意天价赔偿和断林无涯一只手。”

  “但都遭到红盾大鳄的拒绝。”

  齐轻眉微微张启红唇:“红盾大鳄铁了心要杀掉林无涯给女儿报仇。”

  叶凡捏着筷子点头:“算是一位有血性的父亲。”

  “不过林无涯最后还是活着回到了川西。”

  齐轻眉身子微微前倾:

  “听说是你二伯叶天日摆平的……”

更多内容,请使用手机扫码二维码继续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