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记暴栗,敲在陆轩的大头上。
  “什么叫我这暴脾气只有自家人才消受得起?”陆明玉好气又好笑,毫不客气地又敲了一记:“我是母老虎不成!”
  陆轩抱着头后退几步,估摸着陆明玉逮不到自己了,才咧嘴一笑:“当然不是,母老虎比四姐差远了!”
  说完麻溜地拔腿就跑。
  众姐弟一同哄笑起来。
  陆明玉想绷着脸生气,哪里绷得住。一个扑哧,笑了起来。
  如春风拂过湖面,明亮的黑眸漾起层层涟漪。
  陆临也乐了:“这个混小子,尽说实话。”
  陆明玉:“……”
  她有那么凶吗?
  陆明玉凶巴巴地瞪了一眼过去。
  陆临忍着笑解释:“小六不是说你凶,是夸赞你身手过人。空手也能揍翻一只母老虎。所以说,母老虎比你差远了。”
  陆明芳等人肚皮都笑痛了。
  陆非正笑得欢快,忽然就被义父点了名:“陆非,你也是自小就来了陆家。你说,我对你如何?”
  陆非心中警铃大作,迅速看了一脸殷切的义父一眼:“义父亲自教我习武练箭,带我进军营,教我如何领兵打仗。在我心里,义父就是我亲爹。”
  陆临一脸欣慰:“没错,在爹心里,你和亲儿子一样。不过,你我到底没有血缘关系。你和小玉,也不是真正的亲兄妹。说起来,你们也是自小一起长大,彼此熟悉,情谊深厚。倒不如你们两个……”
  “爹!”
  “不行!”
  陆明玉和陆非都是头皮一麻,不约而同地张口打断陆临。
  兄妹两个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惊恐。
  兄妹就是兄妹,怎么可能做夫妻。不行,绝不能让亲爹有这等念头。
  陆明玉抢着说道:“爹,在我心里,二哥就是我的亲二哥。我们如同亲兄妹一样。你千万别胡思乱想。”
  陆非也赶紧表明态度:“说得没错。四妹就是我的亲妹妹,有没有血缘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手足情深。”
  陆临有些失望,目光在义子和女儿身上来回漂浮不定:“一点可能都没有?”
  兄妹两个再次异口同声:“绝对没有。”
  好吧!
  陆临遗憾地叹了口气:“罢了,你们实在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
  有一点陆非说得没错。招婿进门,少不得要委屈女儿。品貌家世出众的男子,是万万不肯做赘婿的。
  以荥阳王府的门第,也得往低等文官武将或是高门庶子中去寻赘婿。
  陆非倒是正合适,亲爹早死,亲娘病逝,家中早就没人了。九岁就进了陆家,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成人。面容俊朗,身手过人,品性更是一等一的好。
  奈何兄妹两个都不乐意,陆临也只得唏嘘作罢。
  陆非见义父如此失望,心中有些愧疚:“义父,我没有嫌弃做赘婿的意思。只是,我一直将小玉当亲妹妹看待。她也视我为兄长。哪有兄妹做夫妻的道理。”
  “义父放心,以后我会一直照顾四妹。妹夫进门了,要是敢惹四妹,不必四妹动手,我定然饶不了他!”

更多内容,请使用手机扫码二维码继续阅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